精彩活动

梁启超美学思想对中国现代文化的影响

发布时间: 2019-11-13 09:56 作者:刘淑娜 来源:宣传部 字号:

20世纪初,中国经历了八国联军的侵华战争。在清朝和袁世凯统治时期,他们经历了革命政治变革的时代,如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他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不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影响,古代中国正在濒临死亡,但人民的新中国在诞生之前仍处于黑暗中。面对如此深刻的危机,一些有识之士看到了中国古代文明与迅速崛起的西方文明之间的差异,并开始探索解决社会危机的方法。梁启超是当时最先进的文化先驱之一。

梁启超美学思想对中国现代文化的影响

梁启超是一位着名的现代政治家和学者,他毕生致力于爱国主义的伟大事业。从改革运动前后的活动来看,足以看到世界,众神和鬼魂的爱国主义。在政变前夕,梁启超发表讲话,赞扬文人的文人国家,他们知道毁国的危险,没有改变,也没有做什么。他呼吁立即采取行动拯救该国免于危险。梁启超和他的老师康有为是这场庞大政治运动的核心人物。他们抵抗顽固分子和爱国主义的压力,受到人民的钦佩和赞扬。他克服了各种流亡困难,积极开展思想宣传和启蒙。他先后创建了《清议报》,《新小说》,《新民丛报》;在此期间,他发表了一篇批评和传播西方进步社会学说和国内爱国主义的文章。人们,尤其是年轻学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黄遵宪的文章令人震惊。

梁启超批判封建专制的腐败和罪恶,致力于剖析国家的弱点,倡导“新人”理论,热切地传播现代西方的思想文化,这些都与他的英雄爱国之旅息息相关。他对国籍的批评不是玩世不恭,傲慢,而是因为他的不幸,愤怒和傲慢,充满爱国主义以及对中国在世界上翱翔的期望而悲伤。他的思想引起了人民的危机感和历史责任感,并有效地配合了现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以意识形态武装了整个一代,从而加速了辛亥革命的到来。数千年来,它首次通过文化背景的深层思考中国的社会问题。这是五四运动的第一个声音。在“诗歌革命”中,他主张“新诗”必须铸就新的理想和新的意境,包括反侵略,国家的救赎,保卫祖国的军事精神和旧的改革体制,崇高的志向和对民族国家的奉献。这些新内容让人感到最深的是强烈的爱国主义。

在他的诗歌中,他不仅在面对国家危机时表达了他的悲伤和愤慨,而且还表达了寻求努力的积极精神。他不仅热情地赞扬祖国的伟大和热爱,也充满了他对祖国复兴的信心。在“小说革命”中,梁启超也蕴含着激情。因此,他的新小说以现实为基础,敢于干预生活,针灸和虐待,触及和探索各种社会现实。它有批评现实主义的明显倾向。政治小说和谴责小说已成为这一时期的主流。此时,新小说突出了两个主题,即救援爱国主义和封建专制,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

作为改良主义思想家的梁启超,更是注重精神文明对于政治实践的宣传、鼓动及舆论的重。他认为国民中存在的劣根性是中国积贫积弱的原因之一;他深刻地剖析国民性,以培养国民的元气,即强调精神文明的重,主张提高国民的思想与能力,“一曰,淬厉其所有而新之;二曰采补其本无而新之”即求从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中提炼出新思想、新精神,“譬诸木然,非岁岁有新芽之茁,则其枯可立待,譬诸井然,非息息有新泉之涌,则其涸不移时”,迫切做到“博考各国民族可以自立之道,汇择其长者而取之,以补我之所未及”,并且能使发扬本民传统中优良的东西,与吸收外来富强之道,二者“调和”即融合起来。他明之以理,动之以情,热切地呼唤中国人彻底改变暮气沉沉的气习,振奋无畏的精神。

在梁启超那里,传统的东方精神文明已经发生动摇,新思想、新文明的输入已成为改变国家落后和社会空气恶浊的关键。

梁启超美学思想对中国现代文化的影响

关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关系,梁启超早在《叙论》中已经有过理论上的阐释。他说如果想使我国进步,使与西方各国相等,“必先求进吾国之文明,使与泰西文明相等”。然而,文明有物质的、有精神的。“求形质之文明易,求精神之文明难”。他认为,“精神既具,则形质自生;精神不存,则形质无附。然而真文明者,只有精神而已。故以先知先觉自任者,与此二者之先后缓急,不可不留意也。”他认为在上海香港所见到的马车、华宴、铁桥、军舰之类都不能谓之文明。“皆其形质也,非其精神也”。那么精神是什么?他说政治、法律也只能算是“形质之精神”,孟子所谓的“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才是“精神之精神”。“求精神之精神者,必以精神感召之,若支支节节,模范其形质,终不能成”。

梁启超在这时已经指出精神文明高于物质文明,而且认为儒家的思想主张,才是真正的精神文明。这个观点,不仅他一贯坚持,渗透到他的美育思想中去成为他人生观和精神生活理论的基础,而且影响了不少人,在思想领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上一篇:论初中语文阅读教学中“轻量级,高质量”的教学策略
下一篇:东森娱乐平台:论企业营销的创新与战略发展
浏览次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