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活动

东亚货币合作中的人民币与日元

发布时间: 2019-06-04 09:38 作者:刘淑娜 来源:宣传部 字号:

东亚货币合作中的人民币与日元

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人民币区域化进程大大加快。 2008年12月24日,中国政府宣布了中国大陆部分地区与港澳地区货币贸易的人民币结算试点。中国还与韩国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香港特别行政区、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其他国家。总金额为6600亿元。人民币的区域化将不可避免地改变该地区的货币竞争格局,并对日元的地位产生重大影响。与此同时,东亚货币合作的步伐也在加快。 2009年5月3日,东盟10和中国、日本、韩国财政部长在亚洲开发银行年会上宣布,将在年底前正式建立一个1200亿美元的亚洲区域外汇储备库,旨在推动会员性困难提供紧急援助。在这一储备中,中国和日本占同等数额出资额的32%,远远超过东盟10国的20%。在区域合作中似乎有两个强大的国家。从东亚货币合作进程的发展来看,下一阶段的重点是加强汇率合作,建立区域汇率协调机制。在这种机制中,人民币和日元可以单独作为区域“锚定”货币吗?如果不是,应如何协调关系?这些问题需要从双边和区域角度探讨两种货币之间的关系。

人民币、人民币与日元竞争地位分析

就经济总量而言,中国和日本在亚洲地区存在强势一体化的格局,人民币区域化的过程自然会对日元产生影响,从而造成日元之间的货币竞争问题。这两个国家。具体而言,中日之间的货币竞争的特点是两种货币之间实施国际货币职能的竞争,而货币竞争地位的确定涉及复杂的经济政治多因素。

(一)分析人民币和日元行使国际货币功能的现状

东亚货币合作中的人民币与日元

国际货币的主要功能是交换媒介、计价的货币和储备货币。交换媒体的功能和定价单位的功能往往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规模和金融资本流动的规模,以及结算支付的网络效应。当然,如果一个国家拥有稳定的货币和完善的金融交易网络,即使交易量很小,它也可以作为交换的载体工具。对于储备资产货币,有必要将本币货币值、兑换为方便且相对发达的内部金融市场。总的来说,日元具有先发优势,在金融市场发展方面也优于人民币。

日元现在是一种国际自由流通货币,并在贸易结算、外汇交易和储备资产中实施了一定的国际货币功能。目前,日本在日本的出口配额已达到50.7%,而日元在进口中的比例已达到25.9%。在国际货币市场和国际债券市场,未偿还的日元债券发行额约为7000亿美元,而货币市场的日元市场估值工具约为650亿美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与过去相比,日本的国际货币地位显着下降。在全球外汇市场交易中,日元交易的比例从2001年的22.7%下降到2007年的16.5%。未付日元债券的比例从2001年的7%下降到2008年的3%,以及日元计价的比例货币市场上的工具从14%下降到3%。日元在官方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也从2001年的5上升。%下降到3%。日元的国际地位显示出倒退的迹象。相反,人民币目前仅限于周边地区的流通,并且尚未实现完全自由兑换,但人民币在交换媒介、的价值存储中的功能正在逐渐显现。在中国和蒙古、越南、缅甸、俄罗斯、泰国和其他国家的边境地区,以及港澳、新加坡、韩国和其他地区,人民币已逐渐成为交易媒介和当地市场接受的定价工具,很多地方人民币和本币兑换不受限制已成为“准硬货币”。在外汇市场交易中,人民币交易的比例已上升至0.5%。另一方面,通过双边货币互换协议的签署,人民币作为官方储备的功能和外汇市场的干预逐渐显现。目前,中国正在实施人民币区域化进程,并在部分城市启动人民币结算试点。这一措施将增强人民币在该地区实现货币定价和结算的作用,为人民币区域化奠定基础。 (二)两国货币作为区域核心货币的影响因素

从理论和实践经验分析,该地区的核心货币应该满足一系列条件,包括国内经济形势的稳定性、经济开放度、货币在该地区接受、财政政策信誉和协调能力、制度环境和货币价值稳定性等。由于我们主要关注的是主导货币在区域货币合作中的地位,我们将探讨两种货币作为区域核心货币的潜力,探讨经济与综合实力和综合实力的关系。、与区域贸易联系和竞争与汇率稳定。

1中国和日本拥有密切的经济总量和综合实力。从1980年到1990年,日本在东亚的国内生产总值约为70%。然而,在经济泡沫破裂后,日本的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其经济总量已经停滞不前,目前占地区GDP的45%。相反,中国经历了长期的快速经济增长。 Gdp在过去20年中增长了十倍。目前,它已达到区域经济总量的33%,并将超过日本成为近年来亚洲最大的经济体。 。随着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中国的综合影响力已经上升。根据日本学者的研究,中国和日本在国际体系中的影响在国际贸易和经济规模上大致相等,国际影响力逐渐增强。靠近美国和欧洲。中日之间“两股强国”的格局已在东亚形成,中日货币之间的竞争也将在未来长期存在。

2中日两国和该地区的贸易关系影响了货币的地位。在货币竞争领域,定价和媒体功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外贸、结算方式和贸易产品类型的大小。对于日本而言,作为该地区最大的资本品供应商和基金提供商,其对其他地方的出口是具有某些当地货币定价能力的高端产品。对中国而言,该地区最大的市场供应商的地位也将有助于促进人民币的使用。研究结果显示,2006年,中国和日本分别占亚洲其他八大经济体最终产品出口市场份额的51.46%和40.67%,资本品市场出口份额分别为43.79%和26.56 %, 分别。日本仍是消费品市场的最大市场供应商,但中国市场发展非常迅速。从2001年到2006年,中国的东亚最终产品市场增长了四倍,而同期日本仅增长了16%。巨大的市场潜力为人民币的重量提供了基础。3中日两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竞争关系影响货币合作。理论上,贸易竞争程度影响着国家汇率管理的重点。两国贸易竞争越激烈,两国的汇率就越稳定。从亚洲的分工格局来看,中国主权国家与东盟发展中成员国之间存在竞争关系,日本主权国家与韩国的竞争关系为、台湾。通过衡量竞争压力指数对东亚贸易竞争关系的调查表明,中国对其他东亚国家的竞争压力正在增加。日本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不对称压力正在缓和,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也在缓和。压力超过日本的压力,因此该地区其他国家的人民币汇率稳定性日益高于日元的稳定性。另一方面,中日之间没有贸易竞争,这意味着中国和日本可能在货币上进行合作。

4从区域汇率稳定表现来看,人民币比日元拥有更多的“货币锚”。东亚货币合作的一个关键方面是减少区域主要经济体之间的汇率变动,避免竞争性贬值的影响。在这方面,人民币和日元的哪种货币可以作为区域“货币锚”?我们使用ogawa等人引入的亚洲货币单位指标来反映该地区的整体汇率变动,这与东盟10+一致。三个成员的经济总量和贸易规模对货币进行加权,即“10 + 3”一揽子货币的加权值。图1显示了自2000年以来amu货币汇率的指数。假设2005 - 2006年的平均年度值为100.指数越高意味着当地货币对amu篮子货币的升值。人民币对amu的汇率保持相对稳定,而日元则出现了巨大变化。在2005年至2007年底之前,日元兑amu汇率处于折旧区。然而,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日元兑阿联汇率大幅升值。正是日元的巨大变化增加了区域汇率的波动性。

从东亚经济体的汇率波动指标来看,人民币兑区域一揽子货币的汇率相对较小,而日本的波动幅度较大。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人民币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小幅升值,但这只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日元汇率显示从贬值到升值的结构性变化。特别是在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日元兑美元迅速升值,而且amu汇率也迅速从10%的贬值中反转,不到半年。在2009年国际经济合作的第8期,其对amu的汇率上升了20%以上。日元的大幅波动使其难以充当区域货币锚,也给区域汇率稳定带来了严峻挑战。(3)限制两国货币作为区域核心货币的因素

从目前的情况看,人民币和日本目前无法独立行动,成为区域核心货币。

美元在亚洲的地位和影响力仍然很强劲。美国仍是亚洲最大的出口市场,亚洲70%以上的贸易结算以美元计价。在全球外汇交易中,2007年美元交易总交易比例为86.3%,美元资产在官方储备中的比例仍高于60%。虽然亚洲国家的汇率减少了与美元的联系,但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元的影响进一步加剧。在这方面,人民币和日元成为区域主导货币的最大障碍来自美元的竞争。

人民币作为区域货币在制度和经济基础上也面临障碍。人民币在金融账户下的不完全自由兑换已成为人民币作为区域核心货币的制度障碍。中国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存在很大差异,这体现在经济结构的外部结构和规模以及贸易结构、和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在性别方面,中国还没有形成深入的金融市场和开放的金融体系,这意味着人民币在短期内很难成为区域主导货币。

经济和政治问题将继续阻碍日元在亚洲发挥主导作用。日本的宏观经济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由于人口老龄化,很难向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提供市场。国内金融市场相对封闭,税收和交易成本上涨阻碍了其他国家在日本的融资。日本央行和政府宏观调控国内经济的能力受到质疑,而较高的公共债务负担率降低了人们对日本当局的信任。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日元汇率波动本身是亚洲国家宏观经济不稳定的一个主要因素,因此整体日元并不是一个好的区域基准货币。最后,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日本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逃避了它的历史责任,使得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对日本的信任度降低,而且不那么明显,这已经成为日元发挥主导作用的最大障碍。 。

综上所述,由于两国的实力,这两种货币各有利弊。因此,日元和人民币目前无法独立行动为区域主导货币,这决定了两国在亚洲货币合作过程中必须加强货币合作。

促进中日货币合作的政策建议

从货币竞争的角度来看,由于中日两国货币的优势和劣势,两国都面临着一些障碍,阻碍了各自独立的核心货币功能。因此,如果两种货币不加强合作并做好一切,很可能会分裂东亚货币合作。因此,加强中日之间的合作与协调将产生双赢的结果。从实际的角度看,中日两国在东亚货币合作领域有共同利益,实现区域内部汇率稳定,“脱美元化”是两国推动本国货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东亚货币合作进程也为中日两国加强合作提供了平台。双方采用东盟——中日韩机制作为形成多层次合作模式的平台。 2002年3月,中日签署了3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并进一步同意于2009年在亚洲建立区域外汇储备。这些机制为深化中日货币合作提供了有效平台。

从区域现实出发,中日在东亚货币合作框架下的协调应充分考虑两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和制度差异,并在以下方面开展工作。

(1)依托“10 + 3”平台,逐步推进“去美元化”战略

减少区域经济对美元的依赖符合中日两国的共同利益。区域“去美元化战略”的实施要求中国和日本在以下领域开展合作。

1逐步减少美元资产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中国和日本可以通过货币互换或增加货币资产来逐步减少美元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

2,逐步提高当地货币在贸易结算和价格中的比例,使用10 + 3自由贸易区协议,依托中日两国在该地区的贸易和经济地位,中国和日本应逐步鼓励国家和其他国家增加人民币和日元用于记账和结算的比例需要在中日之间建立共享的国际结算平台,以扩大货币的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

3增加证券发行区域货币价格,逐步减少对美元的交易需求。

(2)中日两国应达成共识,努力推动区域汇率稳定

中日两国应在货币竞争中建立共识,认识对方的利弊,避免单方面推进本币区域化,促进区域合作框架下的货币协调发展。

积极合作稳定双边汇率。两国中央银行之间可以建立合作机制,建立长期联系和合作渠道,及时交流经济和金融信息,及时就国内经济政策和汇率政策交换意见。此外,两国中央银行应加强外汇市场合作,通过汇率联合干预减少两国汇率之间的汇率波动,为其他区域货币提供参考,为建立区域交易提供条件。速率稳定机制。

以货币篮子挂钩制度为突破口,逐步推动形成区域汇率稳定机制。中日两国应与其他国家一道,积极倡导各国建立货币篮子挂钩制度。作为区域汇率合作的初始阶段,这一阶段可称为“亚洲货币单位”。协调汇率政策、保证了价格环境的相对稳定性,防止了各国之间的恶性竞争。亚洲外汇基金可以在干预外汇市场方面发挥作用。在此基础上,第二阶段的重点是逐步统一各国的货币篮子,形成共同的挂钩制度。然而,允许货币篮子具有波动性差异,并且通过设定一些标称收敛标准来统一“蛇洞”的宽度。到目前为止,类似于欧洲汇率机制的东亚汇率机制已初具规模。在第三阶段,随着各地区经济一体化程度的增加,区域趋同程度增加(或成员之间的差异),政治条件成熟,可以考虑采用单一货币并建立统一的货币当局实行统一的货币政策。(3)以亚洲债券市场建设为契机,积极推动两国金融市场建设合作

发展债券市场是加强金融市场合作的关键途径,也符合两国货币国际化的目标。本地货币不仅可以作为国际资本市场的价值储存手段,而且货币的功能还可以进一步增加对当地货币的需求。目前,中国仍在实施资本账户管制,日本的高税费和不透明的市场准入为国际债券的发行设置了障碍。对于中国而言,在人民币完全可兑换之前,人民币本币债券的发行可能更多地依赖于香港市场。中国应该参考日本在资本市场建设、基础设施的经验,并借鉴日本资本账户自由化的教训。预付资本账户可自由兑换。对日本而言,如何提高国内资本市场的透明度、降低交易成本是债券市场发展的关键。双方现在可以共同推动区域一揽子货币的债券发行。

总的来说,中日货币合作符合双方经济发展的根本利益,也符合区域经济发展的利益。虽然从经济发展的客观事实来看,两国之间的货币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所有事情都只能使亚洲货币松动,而美元继续占主导地位的局面不会改变。中日两国应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共同努力。实现互利共赢。

上一篇:儿童安全教育
下一篇:电脑显示器开关电源维修
浏览次数: 返回顶部